趕在酷暑來臨前要拍完婚紗照,昨晚排定的行程是至婚紗公司與造型師及攝影師溝通。重點在於討論攝影風格及造型風格。當初選擇的是至少有一定水準的婚紗公司,價位高了點,但還不算最貴,重質不重量囉!面對眾多的競爭與物價的高漲,越晚結婚會發現要付出的金錢更多了。當然這個漲幅當然趕不上我們薪水的調升囉!因此會多出很多額外有的沒有的費用,加上『一生一次』的迷思,想要以當初包套的價格全身而退,真的不容易。額外付費加價的部份很多,舉例說明如下囉!

加價禮服以及NUBRA

扣除門市下訂,再次接觸到婚紗公司是挑選訂婚禮服一套,此時還沒拍攝婚紗照,第一次挑選禮服也是第一次與禮服秘書接觸,雙方還沒有建立默契,禮秘也尚未抓到偏好的風格。會先拿件加價款禮服,試試水溫吧!但效果還好,且加價最少都三千起跳,算了。(窮~)其次,穿了可拆式內衣去,但現在似乎穿禮服裡面都得穿上Nubra,不管你是否要有爆乳感覺。猶記得姐姐時代,Nubra這種東西還不普遍,通常都是禮服內不穿內衣,禮服內有襯墊,所以婚紗公司也會問你是否要購買他們的Nubra,品質或許不錯,但一附要價2280元,對於穿禮服機會不多以及不常需要爆乳感覺的我來說,這個錢我寧可花在挑照片。

造型師跟拍,車資及安瓶

今晚與造型師溝通時,有提到造型師跟拍的費用,為五千元再加一盒安瓶三千,共八千。除了基本的補妝外,整體造型變化性較大,也就是髮型的部份,且會幫忙更換禮服以及細節等。五個造型都不一樣! 哇~ 這聽在我這熟女的耳裡都心動了。畢竟一般人誰會天天這樣搞啊!何況是年紀輕的小妹妹們。但是五千大洋! 二十個孩子。 腦海中浮現了Fay &Derek Hotel 以及良人的臉,那個殘酷的現實與理想天平馬上出現,一些人臉也頓時在腦海中一一閃過(好像瀕死經驗喔)。此時,我知道,最好恢復冷靜與熟女應有的理性方法,就是先冷靜遠離犯罪現場,告訴造型師:「禮服還沒挑完,還沒決定外拍幾套,所以我再想一想」。至於安瓶,我還是上網買比較便宜的吧!(又窮了~)網友都有推薦的便宜好用品。再來,與攝影師溝通拍照風格,有提到是否要叫計程車,一趟出去約一千八百元,但配備不錯,是Wish車型的,容積夠大,除了裝人夠外,還可以裝很多東西,還配有更衣帳篷,想想我們的外拍景點,可能是陽明山與淡水海岸,距離還可,加上為了省錢,只好讓良人辛苦一點,自己開車囉!所以也沒有車資的問題。這次全身而退了,那下次呢?

唉~ 從決定結婚到現在,常常為了五元十元錙銖必較,為了這五元十元,必須花很多時間,做很多的功課,甚至不惜揪團撿便宜,這勞心勞力的過程,有時候我懷疑早就超過這五元十元的價值了。若自己enjoy這種撿便宜的快感中那就還好,但若這些過程是不斷與自己的粉紅色泡泡相抵觸時,那就很痛苦了,省下這些為的是什麼呢? 我不懂,我也不知道。真是自己願意嗎?還是半環境所迫呢?求得一個好媳婦好太太的美名?! 有必要嗎?值得嗎?從小習慣了壓抑自己的需求,去當一個體貼善解人意的人,長大後卻造成了自己週期性的憂鬱,生活中充滿了太多的無奈,我懂! 生活中得背負著的責任,我比你更懂!你很幸福了,我常聽到,我不想比較,但聽著別人說你夠幸福了,這不也是一種比較嗎?別在用外在的條件來告訴我我的幸福。我的幸福是我自己決定,是我自己感覺的。不是用你們的眼光來看!我知道知足會帶來幸福,很多事慢慢的我會想通,但別再用別人沒有我卻有的條件來告訴我,我賺到了。或許我賺到這幾百元幾千元了,但是否失去的是更多金錢無法比擬的呢?

我知道我長大了,也知道我懂事,但可否也體諒我也有著不願意的無奈~ 我也有想做夢的年紀

我的粉紅色泡泡,有些自己破掉了,有些被別人戳破了,但更有些是被逼著自己戳破的。

真想要單純當一位城堡裡的公主好像沒那麼容易,夾在現實與理想中,寧可當初一切從簡。

給了城堡的空殼,裡面什麼都沒有,裡面的公主只能用『我並不需要』或『我很懂事』來掩飾內心的渴望。這一切沒那麼容易,很累的~

highflyf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