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命運會是這樣安排的,以前出國旅遊對我而言雖非天方夜譚也非垂手可得,也因此在課堂上總是以自身例子告訴學生,我第一次出國是24歲,不但自己出旅費還幫弟弟出一部分。的確這還頗驕傲的。

直到認識了我ㄤ,開始了每年一次的美國行(美簽我應該很划算吧!),讓我的出入境紀錄在短短這四年內急起直追,去過最多次的國家居然是美國了。這次過境美國前往溫哥華,又增加了我一次入海關的記錄了。

抵達美國,入海關的面談往往是第一關,卻也是讓我很想直接掉頭走人的一關。當然美國海關有保衛自己國家的立場,但我常懷疑這真是保衛自己的sweet homeland還是捍衛身為美國人的認同呢?!

回憶起我過去幾次美國的入海關紀錄,可以用關關難過 關關過來形容吧!

2007年,第一次來到美國,雖說英文念了好幾年,也教了好幾年,但第一次來到都要說英語的國家,還真的有點緊張。光在飛機上要跟外國空姐點餐就要演練腳本好幾遍了(深怕自己說出口哪句不合乎文法壞了自己英文老師的名聲),加上出發前我ㄤ已經把該填的表格都幫我填好了,所以一點都沒想到有入海關要說英語這件事。直到快下飛機前才想到。好吧!硬著頭皮上!

來幹嘛?拜訪朋友(千萬不能說是找男朋友),來多久?一個月。基本問題問過後,重點來了,海關問我身上帶了多少現金,一問我傻了,我把我當時幾乎所有存款都帶來了(也才一萬出頭,那時候只要超過萬字我都覺得很多了,果真好傻好天真)。這下慌了,心想那時我ㄤ告訴過我,千萬別讓他知道你帶太多錢來美國,於是我決定謊報,三百美金(其實應該有三百多幾十塊),海關一聽問我:300 for a month? (心想這樣帶太多了嗎?) 我說Yes! Do you have credit cards, travel check? 怕他覺得我帶太多錢,決定繼續謊報。NO! 終於海關受不了了,三百塊怎麼活一個月?!我於是自作聰明的說 But I have friends here. 這時候海關又問:Will your friends pay for you? 甚麼?!當然說不會啊! 於是海關帶著一臉疑惑的臉幫我蓋章了。出關後,帶著行李馬上得意的把這些奇遇告訴我ㄤ,只見他驚訝的看著我說:你沒有被遣返回國真是了不起。完全符合會跳機假結婚真賣淫的形象。單身女子一個人旅行,身上只有三百美金要去一個月,還沒有信用卡旅支的。總之,我過啦~哈哈 

P1060306.JPG  

2008年,有了去年的經驗,這次入關前已經有說英語的準備了。於是很順利的回答所以問題。海關還誇我英文好,不敢相信我沒在美國念過書。正當我高興的要飛上天時,殊不知後面還有災難在等我。很順利的提領行李後,拿了申報單交給查驗人員,正準備快樂迎向門後等待我的良人。

突然查驗人員問了個問題。啥?聽不懂,Excuse me. 啥?還是聽不懂。這下他直接請排在我後面的人排改排別排,叫我跟他走。是怎樣!我ㄌㄟ~此時腦海中開始浮現新聞裡一個人被帶去小房間全身脫光光檢查盤問的畫面。嚇的屁滾尿流!這時,查驗人員問我,剛你從那個窗口進來的,用手比了個窗口。ㄟ!!人ㄌㄟ!!!怎麼不見了。這時候查驗人員一臉狐疑的看著我,哪有人!這下更緊張了,明明剛剛就有人,怎麼五分鐘不到他就不見了。查驗人員又問了我,Are you sure?我確定,但這時候真有種遇到鬼的感覺,怎麼只有我看得到!後來在我的堅持下,他進去小房間裡找人。這等待的幾分鐘還真的像幾世紀長。還好,真有此人,他還把這個人帶出來。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我的通關單少蓋了一個章。只見海關笑笑的說不好意思,幫我補蓋了。這時候有股想打人的衝動,我ㄌㄟ~嚇得我都魂都快飛了。

USA 2 020.jpg  

2009年,為了省機票費,一個人先從台北飛舊金山,再橫跨美國飛往紐約(還記得當時飛機上不斷剝著Michael Jackson的死訊),再往下飛往底特律,一整個坐到想死。這次由舊金山入境,也是我最驚悚的入境經驗。在台北班機上認識了左右兩旁的台灣朋友,由於都要轉機,所以下飛機後一起走,沒想到一念之差讓我們天堂地獄。本來我該給一位白人面試的,後來心念一轉想說隔壁黑人看起來像歐巴馬有點帥應該比較好吧!(事實證明人美心不美),於是毅然決然地換到他那排的,排過去後就發現,糟了隔壁白人都蓋了三個章,歐巴馬怎麼才一個。好吧!就跟申請美簽一樣,這是命啊!沒得換!

終於輪到我了,我有ㄘㄨㄚˋ哩等的準備。先問我來幹嘛,拜訪朋友(單身女子千萬不能說來找男朋友,跳機意圖明確),你上次來美國幹嘛,還是拜訪朋友,同一個朋友嗎?不同。你美國怎麼那麼多朋友?兩個算多?!(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嗆他)。好吧!我算順利通過了,但我還得替我後面的台灣阿嬤翻譯,有了自己的經驗,知道這個面談官不好搞後,我就更小心了。阿嬤女兒在紐約,兒子在舊金山,這次先幫媳婦坐月子三個月後再去找女兒。哇~決定幫阿嬤簡單回答就好。心想阿嬤應該比較好過關吧!就算跳機這麼老了也不會賣淫或是非法打工吧!問完基本目的後我心想應該沒問題了,沒想到歐巴馬又說話了。Tell her what I am going to say. 我不過才遲疑了兩秒,他接著又說Tell her exactly what I am going to say. 聽到這感覺就不妙了。She is wel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 啥!!!他那麼機車怎麼可能這麼客氣,我又遲疑了。歐巴馬馬上又說Tell her! 馬上用台語告訴阿嬤,「阿嬤,依供歡迎你來米國啦!」阿嬤:「謝謝啦~你幫我嘎一共多謝啦」還沒來得及翻譯,歐巴馬又說了:But she can't live in America. 驚~ 「阿嬤,但是你不當住低這」阿嬤:「沒啦~沒啦~我沒有要住這啦!我只是~~~」眼看阿嬤越解釋越多,趕快打斷他,以免歐巴馬又機車了。

  008.JPG  

(2009年在飛機上認識的兩個台灣朋友,一起闖海關,後來也就沒有連絡了~) 

2010年,在芝加哥入境,應該算是最簡單的,畢竟我們有學校證明文件。果然沒錯,感覺他連文件都不想看就蓋章捺指紋了。只不過這年因為帶學生過去,所以擔心的是這半大不小的孩子萬一沒入境美國經驗,亂回答,被扣住了,或帶往小房間。就會影響我們接下來很趕的班機。所幸通通安全入境,也趕上飛機了(不過人走了行李卻不知道去哪了,遺失行李又是另種美國經驗了)。

2011年一共入境美國兩次,第一次在底特律入境,問完基本的來幹嘛,待多久後就OK了,不過還是發生了小插曲,正當我高興終於可以順利入境時,海關又追了出來了(此時心中一驚,不會吧!又來)。原來這次海關自己把我的入境身分寫錯,也給錯了可停留時間,這我們一點也沒注意,拿回護照只想快走。還好他自己後來有發現不然誰知道會怎樣(明明我就跟我ㄤ一起,我ㄤ就寫B2,我的就寫錯,是怎樣)。但大致上還算順利。

IMG_8352.JPG  

第二次就是現在了,因為轉機時間過長,加上西雅圖機場有免費無線網路,這次明明就是要轉機去溫哥華,還要問一堆,問我去溫哥華幹嘛,有證明文件嗎?(翻我的護照找文件,最好找得到啦!我們加拿大免簽啦~) 又問我這個課程是讓我成為更好的老師嗎?(要你管) 問我先生在美國嗎?(你要請客喔?)問我怎麼這麼常來美國?(美國不能有朋友嗎?)問我加拿大有親人嗎?(怕我加拿大跳機喔!)很想告訴他,你真以為加拿大是你們附屬州嗎?管那麼多,老娘只是過境啦。我可能遇到這個算好了,隔壁兩個亞洲人,一個火辣女子直接被帶走(感覺絕對不會有好事),另一個大陸人(感覺是一團來觀光的),硬被問了二十幾分鐘,還用電話三方對談請人翻譯,看得他的同胞都快被嚇死了,這時候我也決定放下 Taiwan is not China,幫他們一起詛咒那個該死的美國人。

IMG_0232.JPG  

綜合以上經驗,個人認為東岸比西岸友善多了,有人說或許因為西岸華人多,所以看到華人把關很嚴格,不過這種針對性的面談坦白說讓人不是很高興,旅行的雀躍也常常一開始就被抹煞了一半,在緊張及恐懼中度過。但我也不敢瀟灑的說 None of your business!然後大步離去回家去!畢竟機票也不便宜。此外,也別以為有色人種就會對你比較好,讓我印象深刻那我位歐巴馬海關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切全憑運氣囉!只不過真的因為入境面談不過而被遣送回國的應該很少吧!我想誠實謹慎面對準備好文件應該就可以了。頂多過程煎熬點,但還是可入境囉~

PS 本以為拿了學校的證明文件可以全部順利入關,沒想到還是有一位團員在加拿大被帶進小房間了。還有兩外兩位團員陪他,本以為進去是要怎樣嚴刑拷打,後來居然只是把外面問的在問一遍然後就順利過關了。奇怪奇怪~

highflyf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