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完已經一個多月了(又過了五個多月了),心中掛念著部落格裡的生產文,深怕日一久當時的感受就忘了~不過,生產文還尚未完成,當下的痛楚卻早忘了。

選在5/22清晨六點半剖腹,剖腹的前一天就得住進病房了。生產前的恐懼在上一篇已詳述了,到了生產前一天心情倒是平穩了下來,前晚依舊睡不著,早上早起把家裡做最後的清潔(不知何時養成的習慣,每次出遠門前必定把家裡打掃一番,整理乾淨),之後便一人步行去洗頭,心想這下不知道多久後才能洗頭了。洗完頭接近中午,買了我與Michelle的簡單午餐後,就回家準備下午入院。只因隔天剖腹產時間太早所以得提早入院。沒有要入院病人的不便,拖著整理好的行李箱,在媽媽、弟弟與公婆五人的陪同下步行到婦幼醫院辦理入院。重要的先生因為當天要上班上到晚上十點所以缺席。這大陣仗,真嚇壞我了,心想辦好入院手續就要溜出來了。

IMAG0646 

 (這時候很明顯的臉也腫了~若是一個人這樣拖著行李住院去,一定很酷。)

IMG_2205  

(生產前一天,很圓但是不太凸出的肚子,躺在產檯上,護士還說我的肚子好小,果然生女的肚子是圓的。還沒有妊娠紋~但有肚皮要爆破的感覺~)

到婦幼一樓櫃台報到開單後,就直接上六樓病房報到了。報到填了一些表單後,突然護士請我進去另一間房間做產前的檢查工作。沒想到一進去就是震撼教育,剃毛!!!甚麼?!現在?!這麼快!本以為這些是開刀前才要做的準備工作,沒想到才剛進醫院就被帶到小房間,面對這麼尷尬的事,覺得護士們的偉大,只見護士妹妹仔細又細心的幫你刮除胸部以下的所有毛髮,得小心刮乾淨又不能刮傷你,我也只好一直聊天化解這尷尬,亂問一些護士自己生產怎麼辦或是每天幫病人剃毛會不會尷尬這類他們不知道回答過幾百次的問題。剃完毛,接著就是抽血還有監聽胎心音,肚皮貼上偵測器,這是第一次可以聽這麼久的心跳聲,儀器上的數據顯示著晨晨穩定的生命跡象。聽了半個小時,一切都正常,就可到病房了,還想說一切都辦妥我就要回家吃晚餐了,沒想到還得等待血液檢查結果,得一切正常才可離開,就這樣又等了一兩個小時,期間,護士妹妹檢查我的待產包後說:「你帶了很多,但找不到我要的。」哈哈!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亂帶些什麼,反正對面都有,買很方便囉!這中間剛好來台北開會的姊姊也開完會了,陪著弟弟跟媽媽一起等我。

 

等了許久,問護士姐姐我可以回家一下嗎?護士姊姊還問我,你一定要回去嗎?我心想難道我就這樣住下來到隔天開刀!我不要!只好告訴護士姊姊,我家很近啦!我請假吃個晚餐等一下八點就回來啦!最後護士姐姐只好勉為其難地說,好吧!我問問林醫生,心想我又不是生病只是預約開刀,不過或許這就是一般入院的流程吧!當然我的醫生准假囉!於是開心的跟著姊姊 弟弟媽媽回家吃晚餐,還可以一路上東買西買的,也剛好遇到來探望我的堂妹,五人就在家裡悠閒地吃晚餐,吃過晚餐,在家舒服的洗個澡,又準備要回醫院了,由於良人要上課到十點,於是由姊姊陪著我回醫院等良人來,回到醫院已經八點半囉!護士姊姊說剛醫生來巡過房,你不在。住的是健保房,沒電視,但幸福的是,我是三人房中獨立的一床,拉上布簾雖隔音不好但還頗 隱密的,就這樣跟阿姊兩人打著線上麻將等待我家良人下班回家洗澡後過來。這中間還有麻醉師也解說明天的手術流程還有要注意的事項,其中最嚇人的就是,打完麻醉後,八小時內頭一定得平躺,不能抬高,否則會有頭痛的後遺症,可能只有用喝很甜的糖水也不見得會好的奇怪方式治療。到了晚上約十一點晨晨爸終於上完課來了,他這學期的課程也結束了,拖著疲累但有點興奮的心情等待著數小時郭晨晨的到來。很奇妙的感覺,知道幾個小時候自己人生的轉變。

IMG_2227 

(兩人世界的最後合照~好腫的臉啊)

這中間還發生一個無奈的小插曲,兩人想說隔天大約五點多就會被叫醒所以沒多久就睡了,睡著後,中間除了有護士定期來量血壓監聽胎心音外,還有著對面 陪床爸爸的打呼聲,這打呼聲之大,讓我們在睡夢中也被吵醒,原本我懷孕後期就不好睡了,因此更早就被吵醒看著在我肚子裡躁動的晨晨,沒想到這位陪病爸爸打 呼聲之轟動連熟睡中的良人都被吵醒了。沒辦法,這是健保房,只能忍耐,但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對面爸爸的打呼聲越來越大,感覺另一床的媽媽也睡不著吧! 不斷起來上廁所。我想整間病房可能只有那位打呼的爸爸是睡著的吧!知道這是健保房沒辦法只能忍耐。但真的很大聲,一天的疲累加上睡眠不足,最後晨晨爸忍不 住對著對面說:「你打呼打這麼大聲,我們是要怎麼睡啊!」(哇~知道這樣有點不好,但他真的忍不住了。)

就這麼一聲,病房中的空氣凝結了, 如雷般的打呼聲停了,換得了片刻安寧。不過這位爸爸終究不敵睡意又沉沉的睡去了,凝結的空氣又漸漸鬆開了,突然間聽到倒抽一口,喘不過氣的聲音。哈哈~我 想應該是他的太太不好意思地捏住了她先生的鼻子吧!要他閉嘴吧!這麼一醒也不用睡了,五點不到,護士就來幫我打點滴、灌腸做術前的準備了,也別睡了,這時 心情當然又更緊張了。趁手術前,再好好洗一次澡,病房外要推我進收術室的活動病床也準備好了,約六點十五分,護士接到通知可以進開刀房了,自己步行到房外 的病床上,再由護士跟良人推著我進電梯下樓。進手術房前,看著一早來等待送我入手術室的親人們,我真的害怕了,也因為害怕與緊張開始發抖了。先生可以陪到 手術室外的準備室,護士們詢問了是否要自費止痛劑,良人簽了同意書後,我就被推進手術室了。來不及像手術室外的親友一一揮手~

IMAG0664

(準備好上手術房了~)

進了手術室,就只剩我一個人了,接下來的過程也只有我知道了。因恐懼的發抖沒停過,還可自行移動到手術台上,護士詢問核對後基本資料後,就開始準備麻醉了,此時已經過六點半了。接著,就是網路上爬過許多生產文,蠻多人認為最痛的打麻藥,由於是半身麻醉,所以要側躺曲起露出脊椎好方便由脊椎打麻藥,不過肚子大真的不好曲起身體,但護士會幫你彎曲到露出脊椎。不知是否太過緊張還是肉太多,完全沒感覺到疼痛麻藥就打完了。果然如同網路上形容般會覺得有股熱流慢慢往下,然後就沒知覺了,速度非常快。接著就平躺著被五花大綁,但隨著麻醉開始生效,不舒服的感覺 也慢慢產生了,由於是半身麻醉,所以對於插尿管(聽起來就很痛)沒甚麼感覺,但意識有點昏沉,並有非常喘不過氣的感覺,想大口吸氣但卻怎麼也吸不到,頭不斷的左右擺動(因為全身被綁住只剩頭能動),最後受不了告訴護理人員我快喘不過氣來了,護士說是因為平躺胎兒壓迫到我的血管動脈類的,使我無法呼吸,於是把床傾向左側,漸漸地,喘不過氣的感覺好多了。接著又開始無法克制的想咳嗽,咳了幾聲,護士告訴我要忍耐,不要咳,否則麻藥咳出來劑量不夠,還要補打。但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於是護士告訴我要在我的右手臂打止吐針,會有點痛要忍耐,通常護士會說痛應該都很痛,但我還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想咳嗽跟喘不過氣的感覺早就勝過手臂上的皮肉痛了。藥效發作的很快,想咳與喘不過氣的感覺漸漸緩和下來。不用經歷自然產的陣痛,我已經在想我不要生第二胎了!

但緊接著而來的是無法克制的發抖,發抖是麻醉的副作用之一,護士也早說明,但真的開始發抖時還真的很難受,因為抖動讓我不舒服,所以我反而想用自己的力氣咬緊牙關來克制這樣抖動的感覺,這不知是本能還是自己的意識想控制這樣的抖動,總之非常不舒服,我無法控制自己,意識也昏昏沉沉的,但這時候醫生還沒進來,小孩也還沒出來,我卻像過了一世紀般久,其實也不過十多分鐘。終於,意識昏沉之際,醫生進來了,旁邊有個護士告訴我,等一下我們會由上往下推擠你的肚子,這樣對小孩比較好(是因為仿經過產道嗎?),你會有強烈的被推擠感,要忍耐。

畫下第一刀沒感覺(當然),當肚子被擠壓推擠時,力道之道感覺整個人要被推下床了,有感覺沒痛覺。昏沉中,感覺孩子好像出來了,但沒哭聲,難道?!意識矇矓中過了幾分鐘(雖然我覺得很久),用微弱的聲音問問護士,怎麼沒聽到哭聲,護士說,剛咳咳兩聲就是哭聲啊!什麼?!清除口中障礙物後,沒多久就聽到宏亮的哇哇哭聲了,哭到我都覺得怎麼哭這麼久,旁邊護士宣讀著「Wu Yi Fei之女, 六點五十四分出生」。這宣讀聲也展開了晨晨來到人間的旅程。

到這刻,我還是沒有太真實當母親的感覺,開始想說怎麼沒抱孩子讓我看時,護士就把孩子抱到我眼前,「1.2.3.45」「1.2.3.4.5」五根手指頭五根腳趾頭,不用媽媽自己數,護士就會幫你數了。這時沒戴眼鏡的我看得模模糊糊的,還也不知道這小傢伙長怎樣。數完指頭,護士就幫我解開右手,並把這小傢伙抱到我胸前,看著這趴在我胸前蠕動的小東西,一直以為沒什麼母愛的我竟紅了眼眶。躺在手術台上努力撐起頭看著這個初到這世界的小傢伙還是很陌生,而他也不斷想把頭抬起來看這世界(連護士都說,哇!這麼小就想抬頭!)。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我,只記得用可以動的手摸摸他的頭他的頭髮,感覺細細柔柔的毛髮。看著他陌生的臉(還在想著長的是否好看),那種既陌生又熟悉的奇妙感覺讓我掉下眼淚。感動沒多久,因怕只有一隻手能活動的我把他摔下去,加上身體也不舒服,很想請護士抱走,但我還是撐到護士抱走。

IMG_2234  

(手術房外等待的親友,我交代這位新手拔拔拍的,自己女兒出生居然也沒拍幾張,還好有阿輩幫忙拍幾張,謝謝Jennifer夫婦這麼早就來了)

晨晨簡單處理清潔過後,就放在保溫推車裡推出去讓外面等待的家人看,然後送上六樓嬰兒房,而媽媽我就開始縫合了,縫合過程比生產還久很多倍,但這時候的我已經有點睡著了,半夢半醒之間,聽著看來嚴肅的帥哥醫生與護士們聊著他前世情人的事,真有趣。保養有術的醫生女兒都上大學了,而帥哥醫生不忘他婦產科醫生的職責,叫女兒大學畢業趕快回來結婚生子,一定要生小孩。還聊到女兒在愚人節騙他,晚上要跟黑人同學出去約會。哈哈~這是平常看不到的一面。

(晨晨的第一張照片,很可惜沒有自然產的疲累媽媽加驚恐爸爸與皺紋寶寶一家三口的第一張照片,只有不知所措的小晨晨)

縫合過後,依舊昏沉,只記得縫合過後被推到準備室,請家屬進來,醫生簡單跟良人說明手術過程一切順利,看了一眼後,就又被推到恢復室,觀察30分鐘沒大礙後才可回病房。現在醫療果然進步,網路爬文說冷到受不了的手術室,現在都有毯子跟暖燈,所以冷還好,只是發抖跟咬緊牙關的感覺讓我受不了。大約過了三四十分鐘吧!觀察沒有太大問題就可以推回病房休息了,一推出手術室,護士大喊,Wu-Yi-Fei的家屬。沒人!再等一下,Wu-Yi-Fei的家屬,還是沒人。是怎樣!怎麼快就有了孩子忘了娘!人呢?!好吧!沒人之際,只好靠一位護士推我進電梯,送我回六樓,大家都在六樓,不同於手術前自己爬上床,手術後要被抬上病床,還是豬頭弟幫忙,晨晨爸不知去哪了。回到病房後,就是休息,送走親人回去補眠,這時才八點半左右,剩下我跟良人兩人了。嗯~可以補眠休息一下。

兩人睡著沒多久,約莫十點鐘吧!突然聽到「媽咪!你的寶貝來了!」什麼?!?我的寶貝?壓根都忘了肚子裡的小傢伙已經出來了。也忘了自己剛生過孩子這件事。只見護士把小嬰兒推來,非常迅速的交待如何換尿布,如何餵奶。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我,只能任由護士把辰辰推來,靠我在身上吸母奶。由於是剖腹產,所以奶水沒有自然的機制告訴身體嬰兒出來了,要分泌奶水了。只能靠小嬰兒的吸吮來刺激乳汁的分泌。只見小朋友靠在身上努力的吸,感覺什麼都沒有吸到,但他還是努力的吸,什麼都吸不到加上姿勢不舒服,沒多久只好請拔拔抱走,感覺要學好久的事,護士交代了十分鐘就離開了。護士走了,剩下不能移動要平躺八小時的產婦媽媽與不知所措的新手爸爸抱著剛來到這世上幾小時的小嬰兒。拔拔抱著他走來走去,不知如何是好,媽媽躺在那什麼也不能做,最後只好請拔拔把嬰兒推回嬰兒室。與晨晨的第一次接觸不到一小時吧!

 IMG_2242 

 (看起來就不太會抱,姿勢很不自然的新手拔拔,兩人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至於剖腹產的傷口痛不痛,當然痛囉~躺在床上時還沒感覺,因為不用痛,等到真的要起來走動時,真的痛不欲生,不只走路,只要會用到肚子力量的動作都會痛,笑、咳嗽等~而且第二天過後止痛針就拔除了,因此就算痛,也只能忍耐。傷口的疼痛及感覺要半年後才會恢復,其實我到現在六個多月了,有時都還會覺得肚子會有點隱隱作痛,但看到現在的辰辰,其實真的這些痛都不算甚麼了。

IMG_2773  

(其實傷口真的很小,真不知道這麼小的洞,怎麼抓出這個三千二百克的娃兒,而且帥哥醫生也幫我開的很下面)

在樓下住院的五天期間,很感謝一位護理師,手術完沒多久,就有位護理師帶著實習學生詢問我是否願意接受實習學生的服務與見習,我當然同意。正因如此,反而獲得更仔細的照顧,除了一班值班護士的照顧外,這位護理師還會帶著學生來探望,幫我量血壓看傷口的。還可以有時間一對一敎我各種餵奶的姿勢,這種特別服務對於我這種新手媽媽真的是非常受用(雖然母奶沒餵多久)。這時也更覺得護理人員的偉大,在還不能下床且還有大量惡露時都是這些護理人員幫我清洗下體照顧傷口更換清潔墊的,家屬只是在旁幫忙,也因此要向偉大的醫護人員致上最高的敬意~

2012.05.24 (2)  

(親切護理師幫我喬好的躺餵姿勢,這樣餵舒服又自在,是我極為少數的哺乳照之一,因為沒餵多久就沒啦~)

IMG_2265  

(手術後還未下床前根本不知道痛,還笑得出來,等拔掉尿管,一定得下床後,就知道傷口有多痛啦~約莫等了一天多才可以進食,隔天早上尿管與止痛針就拔除了,接下來就是傷口的痛了~)

 

 

 

 

highflyf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